槟国阵惨败获委副部长‧槟州进步党主席:开心不来


槟国阵惨败获委副部长‧槟州进步党主席:开心不来(槟城20日讯)人民进步党在国阵一直都被视为“蚊子党",该党槟州主席罗格巴拉莫汉18年来不曾担任高阶官职,也不曾获得上阵竞选的机会。这一次在槟国阵面对前所未有的败仗后,47岁的罗格却“守得云开见月明",受委为上议员并官拜副部长,不过,他却说,他“开心不起来"。甫上任直辖区副部长的罗格巴拉週一接受《》访问时坦言,虽然他获得首相的重用,但其内心却是五味杂陈,心情沉重又无奈。官职非从政目标“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槟国阵惨败之际才有机会`突围’出任副部长,试问在这种情境下,我又如何开心得起来。"他声称,这次大选他原获得槟国阵的认同,给予机会上阵某选区,但他最后顾及国阵精神而把机会让给成员党候选人上阵。“我不懂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没有上阵反而让我逃过超级政治海啸号的`吞噬’,最后还意外的获得当副部长的机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最难受的收穫。"他说,虽然该党主席曾在大选前承诺,大选后将向首相纳吉推荐他出任上议员,但他直到首相宣布内阁成员时,他才知道自己被遴选。“根据国阵精神,人民进步党在国阵是获得两个上议员的固打,但意料不到的是,本党今次再获得另一个固打分配。"他指出,当获悉消息时他也不敢相信,因为这是他担任该党槟州主席18年来,其最高的官职也只不过是在2007年出任市议员职而已。他说,过去该党曾在槟州争取上阵机会,但从未获得,但对他而言,谋取官职并不是他的从政目标。“儘管这18年来他们无法争取到一官半职,但他与丹斯里许子根或邓章耀共事却非常愉快,大家都是为了槟州人民的利益出发,这种经历已足够,我从未因为分配不到一官半职而怨天尤人。"他说,如果真的是为了讨得官职,他早不会留在槟城政坛了。询及人民进步党会否于槟州国阵在下届大选“大洗牌"时,重新争取数个席位以上阵的问题时,他说,现在不是谈论这项问题的时候,一切须回归如何确保槟州国阵稳定,以及成员党如何携手让槟国阵重拾元气,毕竟这次槟国阵跌得最伤的一次。对槟州发展爱莫能助罗格巴拉指出,虽然他出任副部长,但对槟州发展却爱莫能助,因为他的职位是管辖布城、吉隆坡及纳闽等联邦直辖区的发展,这是他最头疼的问题。“我目前还在摸索部门的运作,我会与部长兼国阵全国总秘书东姑安南商讨如何资助槟州国阵。"他说,未来5年他会与另一名来自槟州巫统拜官卫生部副部长拿督斯里希尔医生谈论,如何专注协助槟州国阵恢复元气,以及重拾信心。需要一些时间收拾心情“我来自槟城,我一定要在我任期内为槟州国阵做一些事情。"他说,槟州国阵不是不想服务州民,而是这次槟州人民的确让马华、民政、国大党受到重创,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收拾心情,而这种心情,也希望获得槟民的谅解。“无论是马华、民政、国大党或人民进步党,在来届大选之前必须为党重新塑造新品牌,否则在未来大选,一样会面对同样的结局。"他认为,槟州国阵各成员党剩下的时间已不多了,若要重新赢得人民委託,就要更快的爬起来,不要怨天尤人,时间与机会必须好好掌握。相信邓章耀能重振槟州国阵罗格巴拉证实,首相迄今尚未接受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的辞职,槟州国阵在日前的会议上也一致挽留邓章耀。他相信,只有邓章耀才能带领槟州国阵走出谷底,恢复元气,也相信邓章耀会被他们的真诚打动而回心转意。“我们绝对会作为邓章耀的后盾,不让国阵在槟城沈沦。如果邓章耀接受挽留,我们已经準备与邓章耀携手共进,以重振槟州国阵。"出师不利非一人责任他说,与邓章耀共事一年两个星期,发觉后者是一名对槟州有宏愿目标又果敢的领袖,领导能力受肯定,也会有一番大作为。他指出,虽然邓章耀首次领军却出师不利,但责任不应由后者一人承担。邓章耀才接任一年两个星期,就面对艰难的战役,如由邓章耀一人承担责任非常不公平。“硬碰一个煽动民心、颠倒是非的槟州民联,仅费时一年部署选战确是以卵击石,不可能与安华、林冠英抗衡。"他认为,邓章耀应为大局重拾信心,让槟州国阵重新再出发,毕竟失败并不可耻。罗格巴拉也吁请槟州民政党、马华、国大党一些在本届大选扯后腿的党员辞职退党。他对这些叛逆者非常不满,这些人即使留在国阵一分钟,也是多余的。现在是各成员党清理门户的最佳时刻,让这些离异者马上离开。一马房屋续推行针对2万间一马房屋计划,罗格巴拉指出,中央政府还是会遵循承诺,继续在槟城推行与落实可购得起的房屋计划。“首相4月30日在亚逸布爹、亚依淡及垄尾地区推行的中廉价房屋计划,将会被暂时搁置。"他指出,首相当时是说,如果槟州国阵在本届大选受到委託,才会在这3个地区兴建9999间中廉价屋。目前全球经济仍然不稳定,不排除槟州未来经济会出现下滑现象。‧2013.05.2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