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医师爱喝酒」是嗜好,还是过劳症状?


「外科医师爱喝酒」是嗜好,还是过劳症状?

打从学生时代起,便觉得「外科」充满了神祕的色彩与无比的吸引力。见到外科的师长、学长们气定神闲地完成惊险的手术;他们的一针一线,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自信,那实在是种无以名状的气势。

会选择外科的人,应该都很清楚踏入的是一个什幺样的环境。我们都晓得值班的时数会很多,开刀的时间会很长,而有一群人仍旧很热血地选择了外科。何其有幸,曾经与这许多甘苦与共的师兄弟共同走过外科生涯。这群人在医院广播「九九九!」向急救小组求援时,永远都跑在最前面。不管有没有值班,不管要跑几层楼,每一回赶到现场,总是会有外科的兄弟。

在住院医师的日子里,长时间的值班、工作,不但是家常便饭,更被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责任。通宵达旦的急诊手术是如此常见,却从来没听到怨言,更几乎被认为是一种荣耀。有人选择走入心脏血管外科,为了抢救破裂的主动脉瘤而浸在血泊之中连续八个小时、十二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手术,那是名副其实的「浴血奋战」。

有人选择了神经外科,从翻身摆位、掀开头皮、取下头骨,再和柔软脆弱的脑组织小心翼翼地奋战,那是如此漫长却又丝毫急不得的手术。这群人常常泡在开刀房里一整天的时间,常常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睡觉,连大气都不喘一下。有人投入精细的显微手术,接续着被意外截断的手指,接续着半生的幸福。

支撑这群人走下去的原动力,除了师兄弟间的打气鼓舞外,便是从死神中幸运把人抢回来的那一丝成就感。有人连下了刀都还待在加护病房,仅只在桌上小憩片刻。「过劳」这个词从来就没出现在这群人的字典里,年轻人就是有这种本钱,这种傻劲儿。

直到身边有学长发作剧烈的腹痛,作完胃镜发现是严重的胃溃疡;有人出现椎间盘突出,疼痛不适;也有人病倒住院,住进自己最熟悉的病房。

渐渐不再年轻,也接连出现不同病症的我们这才猛然惊觉,「过劳」不但是真有其事,更可能是大大有害,人儿终究是血肉之躯。

细细回想,在医学院里曾经上过的课不知凡几,有如何治疗疾病、如何照顾患者,却似乎没有一堂课告诉我们该如何照顾好自己。劳基法规定每周工作总时数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每二周工作总时数不得超过八十四小时。看看周遭的同事、学弟妹,不管是什幺科别的医师,临床工作、研究工作皆沉重无比,每周工作时数超过一百个小时的状况几乎是普遍的「常态」。

过去许多年一直在忙碌中打转,从也没想过这样的生活型态会是如此的伤身伤神,更可怕的是,在心力耗竭的时候更可能对家人、同事、病患造成莫大的危害。

「不知道该如何求援」或是「不认为已经到了需要求援的地步」,让许多位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在高压紧绷的环境中饱受煎熬。

二○一二年有个针对外科医师所作的调查发现,在七千余名外科医师中,高达一五%的外科医师有酒精滥用,或酒精依赖的问题。女性外科医师的状况更为严重,竟有高达四分之一出现酗酒的现象。

当我见到这样的报告时,不禁打了个寒颤。「外科医师爱喝酒」是我们从学生时代就已经知道的,过去都会以为这是豪爽、豪迈的表徵。如今,却让人不得不反思,「喝酒」究竟是「喜好」?或者已经称得上是「症状」?

一杯杯黄汤下肚的酒酣耳热,或许真的是在潜意识中为了掩饰、沖淡、麻醉长期累积的压力与挫折,但酒精显然不是一个恰当的纾解释放压力的方式,短暂的欣快感后,恐怕让问题又加深了一层。

酗酒、宿醉不但严重残害身心,也让医疗品质受到重创。需要高度专注、精细的手术更是如此。上述的研究中发现,在过去三个月内曾经发生过重大医疗错误的外科医师中,接近八成都有酗酒的问题。

身心俱疲造成了许多层面的心理问题,自然也导致了更多的医疗错误。愈高度的情绪耗竭和人格解体,有愈高的比例发生重大医疗错误,很可能造成死亡及严重的后遗症。

除了酒精滥用之外,因为了解药物,又可以开立处方,较容易取得各项管制药品,使得药物滥用的状况很容易发生。

见到每天在刀房里打拚的师兄弟们悄悄地变了,眼中散发斗志与自信的光芒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满布血丝的疲惫。长期以来被认为「大家都一样」而忽视的「严重过劳」,原来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啃食了许多人的心灵。

静下心来回顾,这才突然发现除了酗酒、自杀这些较严重的问题之外,还有许多较轻微的偏差早已存在,却被视为「正常现象」,诸如忧郁、焦虑、暴躁、易怒、婚姻触礁、社交退缩、愤世嫉俗,细究这些种种恐怕都不能再被单纯地归类于「个人因素」、「个性使然」,而该是来自长期慢性的危害。

见到一向谈笑风生、意气风发的师长们接连病倒,震惊之余,也让人不得不在匆忙中停下脚步,检视着过往的曾经,冲突、争执、冒犯、亏欠与责难,人生中应该还有太多值得留存的美好,需要被细细呵护。无论斗志有多幺旺盛,人儿都需要喘息的空间和可以停靠的港湾,充电再出发。

视「过劳」为美德这种扭曲荒谬的价值观该过去了,唯有适切的「身心安顿」才能让人充满能量,也才能真正的发挥所长,并降低可能的错误与伤害,这才是放诸四海皆準的道理。期待有一天能再见到那些闪耀光芒的眼眸与自信的步伐,这将是医护之幸,病人之福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