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赔钱」救孕妇的争议在哪里?官员先别说「风凉话」


(中央社)

台大医师赔钱救孕妇,健保署却指医院如实申报就不会赔钱,引起医界批评。健保署长李伯璋今善意回应说,他也做了37年外科医师,了解外科医师压力,强调会努力让健保更人性化。

台大医院妇产部主治医师施景中日前在脸书上分享医治一名「植入性胎盘」的低收入户产妇,他表示,孕妇虽无力负担治疗费,也无法跟健保请钱,但他仍认为即使赔钱也要抢救。

健保署官员昨表示,植入性胎盘的产后大出血排除在DRGs之外,可核实申报,且健保给付涵盖基本的止血救命医材,只要按正常程序,医院与医师不会赔钱,引起医师批评健保署没血没泪。

健保署长李伯璋今天上午亲自出面说明,强调今早已和施景中联繫,沟通了解各自看法,施也了解健保资源有限,要做最有效利用,但因施正好出国,暂时无法见到面。

李伯璋说,他自己做了37年外科医师,可以了解施在面对患者当下的压力,健保署同仁在沟通上,可能无法让医师在那一瞬间感觉好,甚至觉得健保署「不食人间烟火」,他将会务实面对这问题。

至于赔钱做的说法,李伯璋指出,若是健保给付的项目,医院都会去做,但一旦健保不给付却有使用必要时,一般医师会对患者说明并签写同意书,尤其碰到大出血或相关合併症,医疗行为往往会超出原有处置,医师付出和健保给付可能会有落差,但这时可以实报实销,未来会努力让健保更人性化,不会赔钱。


(中央社)民进党立委、妇产科医师林静仪表示,卫生福利部及健保署官员「有点不知民间疾苦」。

林静仪上午受访时表示,这个是高风险个案,可能併发大出血,必须做好所有準备,几乎整个医院都出动,不只是妇产科,还有小儿科、麻醉科,甚至放射科、心脏血管科团队合作,都要随时待命,但健保署都是看事后「出血只出500C.C」,他们比较不知民间疾苦。

林静仪说,所有医疗团队成员,为病患尽心尽力所付出的成本,健保署完全不看进去,这是让所有重症医疗的医师及护理师团队最心寒的一件事;她说,健保署没办法把这些成本算进去她可以理解,因为健保费就缴这幺少,但请健保署要体谅第一线医疗人员的辛苦,「不要讲风凉话」。


林静仪在脸书上强调,长期以来,健保署自己躲在冷气房里办公,完全不知道第一线的医疗人员是怎幺工作的,却自以为是,拿着鸡毛当令箭。遇到事情时,第一个思考就是「不能烧到我」,第二个思考就是「要推到别人身上去」。

她也进一步解析施医师高危险产科事件的争议点:

1. 所有高危险产科医师遇到植入性胎盘,这种有非常高的机会在产后胎盘无法剥离可能产生大出血导致生命危险的个案时,第一个考虑就是「要怎幺做能够保障母亲和婴儿的生命?」所以会组成高危险妊娠团队,除了本来剖腹产手术基本的麻醉科医护、妇产科医护、新生儿科医护之外,还会需要放射科团队,甚至血管外科团队;而原本的麻醉科、妇产科和新生儿科团队,也可能需要比例行编制更多人,因应手术过程所有紧急现象。

2. 施医师为甚幺一开始就要考虑昂贵的自费止血医材?站在手术台上,医师与医疗团队就是那个与死神拔河奋战的将士,他在搏斗前要盘点自己有多少武器。所以植入性胎盘的个案,手术前要「备血」,準备一旦出现大出血可以马上输血;手术前要準备血管栓塞的工具,一样是一旦大出血马上请放射科塞住大血管;手术前要準备所有可能的止血医材,一旦传统的止血工具不够效果,最好最快最有用的医材就要立刻可以使用。

林静仪表示,最后庆幸的是老天保佑,施医师团队技术好,出血并没有多到必须使用那些自费医材。但是如果健保给付止血的材料与药物就有用,当然不用用到其他的止血医材;手枪打的死会需要用大砲吗?

不过中山医学大学妇科教授李茂盛表示,据统计,国内植入性胎盘发生率约2%到5%,至于生产过、流产、剖腹等孕妇,因子宫内膜遭破坏,发生率提高到10%到20%,在产科并不少见。

李茂盛指出,人工合成止血基质、凝血因子均是栓筛手术常用的医材,预防及减少出血,目前医界遇到植入性胎盘导致明显大出血情形,超过九成为直接摘除子宫,避免大出血,而栓筛手术只是选项之一,非必要作法。

李茂盛表示,执行医疗时,有钱,就有钱的作法,没钱则有没钱的作法,健保资源有限,并不见得一定坚持某一种方法。


(中央社)

健保署今表示,该医材1年前就通过审核纳健保,但因药厂认为价格过低,不愿纳入健保。

卫福部健保署主秘沈茂庭今天表示,该医师使用的医材「人工合成止血基质」,是一种5cc的软膏,涂在患部可迅速止血,效果很好,1年前即审查通过要纳入健保给付。

沈茂庭说,当时参考国外价格,将健保和定价订为1万4000元,但因药厂认为健保价和定价2万元差太多,价钱谈不拢,才拖到现在都未纳入健保,近期将再次与厂商议价,一旦价格谈妥随时都可纳健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