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家张仲景功力深厚‧所创处方药简效宏


医家张仲景功力深厚‧所创处方药简效宏(雪兰莪‧八打灵再也)生于汉代(即公元150年)的医家张仲景为中医临床基础的奠基人。他运用逾80种药所创设的伤寒处方约113条,药简效宏,也体现汗、吐、下、和、温、清、消和补八种治病方法。他也创立“六经辨证法”学说,所着的《伤寒杂病论》更是中医必读经典。各代医家随之展开进一步的研究和着论,不管在理论及临床上延伸更多的创新与突破,造福病黎。中医师指出,从时代的角度来看,八法不是张仲景所创设,但能在处方中纳入相关元素,从中可见其配伍药方的功力精湛及深厚。即使与古代及近代医家的处方相比,他的处方仍是方剂中的精华,为实事求是的中医学医家。中医师林玉成觉得,张仲景身在战火和天灾不断的时代,物质来源贫乏,但他所创设的处方用药简便,效专力宏。若以古代和近代医家的处方相比,张仲景的处方还是方剂中的精华,不仅概括性强,非常实用,并可根据个人的情况加减应用,事半功倍,医圣称号受之无愧,也是一位实事求是的医家。他举例说明,中药处方有分剂型,如煎剂、丸剂、膏型、合剂等。临床上,用于治疗一些病症来看,张仲景所配伍出来的处方以煎剂服用,效果比合剂多达4至5倍。从合剂的疗效来看,以他的处方製成的合剂效用卓着,由此可见他的配伍功力。张仲景处方含八法他指出,虽然八法,即汗、吐、下、和、温、清、补和消法不是张仲景所创,但其处方显现有其元素,例如桂枝汤是汗法(发汗)的处方,在临床上灵活运用,还能产生更多的处方,如“桂枝石膏汤”(含桂枝、石膏、知母和黄芩)治寒少热多者、“桂枝人参汤”(含桂枝、人参、炙甘草、白朮和干姜)解表温中、“桂枝黄芩汤”(含柴胡、黄芩、人参、甘草、半夏、石膏、知母和桂枝)解表清里等。“张仲景时代是以阴阳来辨证,即六经辨证法,但他用的处方已出现八法的初步模式,为后代医家研究和着论的基础。”林玉成说,八法为北齐名医徐之才的“十剂”演化而来,后为清代名医程国彭归纳而成。程国彭所着《医学心悟》提出“八法理论”,后世医家根据此点进行深入研究和着论,发现张仲景的处方就含有八法,足见其深思熟虑。处方配伍功力深厚另一名中医师杨建辉博士说,从当时的条件来看,张仲景所创设的处方面面俱圆。从用哪一味药、如何煎煮、煎煮时间的长短和服用等,都有一一说明,这证明他的处方配伍功力深厚。他指出,随着时代的演变,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丰衣足食,有耐心煎煮药汤者并不多。因此,后代医家根据患者的情况作调整,渐渐也从本方延伸到更多种类的处方,显示张仲景的处方变得更深具伸缩性,达到“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境界,因而能治疗更多种类病症,让更多患者受惠。《伤寒杂病论》医学必读张仲景得名医圣张仲景撰写的《伤寒杂病论》是中医史上首部理、法、方、药贯串一气的经典,后世称为“众方之宗、群方之祖”。他创设的六经阴阳的观点,则是来自《黄帝内经》,此外,更加入他的个人心得、经验及民间验方。他将伤寒与杂病共论,汤液与针灸并用,突破了《素问热论》中六经只辨热病的局限性,影响深远。《伤寒杂病论》是今人学中医必读的巨着,元明以后,他被奉为“医圣”,足见他了得的医术已获得临床的验证。他对中医领域的影响力举足轻重,远自晋朝王叔和,唐朝孙思邈,下至金元四大家,清朝叶天士、吴鞠通,无不是由钻研仲景学之后,才卓然成家。少时随同医家张伯祖学医的他,好学多思,不仅熟读经典古籍,也到民间收集验方和学习各种疗法,终于青出于蓝,成为名留千史的医家。后人在他的故乡河南南阳设有张仲景纪念祠、张仲景医药节、张仲景医药大学等,以纪念和表扬他对医学的贡献。你知道吗?何谓六经辨证?人体受风寒邪气入侵后,因人体抵抗力及体质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病理阶段。张仲景根据外感病的发病和发展转变,划分成六经,即三阳(太阳病、少阳病和阳明病)及三阴(太阴病、少阴病和厥阴病)六种症候类型。这也显示凡是抗病强、病势亢奋者为三阳病,是热证,也是实证;抗病弱、病势虚衰者则是三阴病,是寒证,也是虚证。太阳、阳明、少阳是阳病的三个阶段,临床上会出现合病(如太阳与阳明同时发病)、并病(例如先出现太阳病,再出现阳明病等),如太阳、阳明合病,自下痢,葛根汤主之;太阳、少阳并病,柴胡桂枝汤主之;太阳、少阳合病,下痢者,黄芩汤主之;少阳、阳明合病,柴胡加芒硝汤或大柴胡汤主之。临床上,治疗三阳病以驱邪为主,好让病邪无机可乘。治疗三阴病是以扶为正,以增加患者的抗病能力,反败为胜。/良医‧报导:黄秀仪‧2010.05.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