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回教理事上诉驳回‧华妇维持原判脱离回教


槟回教理事上诉驳回‧华妇维持原判脱离回教(槟城)槟州回教宗教理事会针对槟州回教高庭于去年5月8日宣判允准华裔妇女陈燕芳脱离回教提出的上诉案,今日(週一,3月16日)被槟州回教上诉庭驳回,使大马首宗“活人”申请脱离回教的成功案例获维持原判。39岁的申请人陈燕芳,来自高渊,信奉回教后改名为茜蒂法蒂玛陈。她在2006年5月以她不曾奉行回教教义入稟槟州回教法庭,并提出3项要求,即宣判她为非回教徒、取消她的信奉回教卡,及将她身份证上的宗教信仰改为佛教。这起案件从2006年7月开审,案件前后因各项因素展延近10次,在去年5月8才获法庭宣判允准申请人脱离回教,槟州回教宗教理事会即提出上诉。週一上午,得悉诉方上诉被驳回,获得维持原判脱离回教的陈燕芳,有如获得重生般,一走出庭外即高兴的说,“是我重生、自由的全新一天,从此我要展开新生活。”要展开新生活槟州回教法庭首席大法官拿督依布拉欣为首的上诉庭三司,基于答辩人只纯粹为了结婚,在信奉回教时没诚心宣读誓文,同时没有奉行回教教义,认为她的信仰不成立,并不是一位真正的回教徒,而驳回槟州回教宗教理事会上诉保持原判。拿督依布拉欣指出,答辩人在信奉回教时,没有诚心宣读有关誓文,她只是纯粹为了结婚才这样做,因此,她的信奉是不成立的,她不算是信奉回教。”他说,凡是信奉回教者皆为回教徒,如果他们没有奉行回教教义,就不算是一位真正的回教徒。“这是要靠个人意愿,如果对方是诚心的,就不会萌起脱离回教的念头。”这天获重生自由9316成幸运号码“9316是我的幸运号码,因为我是在这天获得重生、自由。”陈燕芳指出,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因为案件一路进行至今已两年多,自己每天都因而担忧,沉重的心情如今才得获释放。不谙国语的她也直言,在庭上根本听不懂法官在讲甚幺,就算法官在宣判她获得保持原判时,她也不知道。她是在休庭后,在陪同她一同出庭的堂弟陈进坤告知下,才知道这好消息。当时,她已高兴得一直在庭内笑着拍手,为自己获得重生而开心不已,之后更一直向代表律师道谢。“我很高兴,高兴得不知说些甚幺,但我没忘记要谢谢一路陪我走过来的家人,尤其是每次陪同出庭的堂弟陈进明,每次我因为案件感到压力、心情低落时,都是他在安慰我,可惜他今天有要事不能一起来。”办烧烤会庆祝她也说,现在第一件事是要打电话把好消息通知父母、陈进明、家人及亲友,因为大家都在等着她的好消息,更有一名友人一大早就传了简讯给她,祝福她成功,并準备週一晚上举办烧烤会为她庆祝。随后,陈燕芳在庭内即马上用手机致电父亲,把好消息告诉老人家,好让老人家开心及安心。她也致电陈进明及友人,并高兴的告诉朋友,週一晚上自己可以吃烧烤美食了,大家约会週一傍晚一起烧烤庆祝。要记者介绍男朋友心情大好的陈燕芳,在记者关心询问目前是否已有男朋友时,她不仅大方说没有,还要记者充当媒人,介绍男朋友给她。“我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啊,你有好介绍的话就介绍给我认识。”案件在审讯的这两年来,记者从没见陈燕芳如此高兴过,更难得的是她主动与记者说笑,有问有答。她也直说,认识男朋友这些事,有时是必须看缘份。另一方面,当天其四舅母吴桂珠也陪同一起出庭。吴桂珠表示,很开心看到燕芳可以脱离回教。“之前真的很替她担心,她还年轻,丈夫走了,如果不能脱离回教,那她年老后该怎幺办。”你知道吗?陈燕芳入稟脱离回教案件申请人陈燕芳(39岁)来自高渊,信奉回教后改名为茜蒂法蒂玛陈。她是在2006年5月通过律师,以她不曾奉行回教教义,入稟槟州回教高庭提出3项要求,包括宣判她为非回教徒、取消她的信奉回教卡及将其身份证的宗教改为佛教。申请人是为了与一名在日本认识的伊朗籍中年男子结婚,而于1998年信奉回教,并于1999年与这名男子在大马注册结婚。可是,这名男子在婚后数个月不告而别。陈氏的代表律师以申请人在信奉回教后,不曾奉行与执行回教教义,也不曾祈祷的理由入稟法庭,申请回教高庭判决申请人脱离回教。案件申请人陈燕芳(39岁)来自高渊,信奉回教后改名为茜蒂法蒂玛陈。她是在2006年5月通过律师,以她不曾奉行回教教义,入稟槟州回教高庭提出3项要求,包括宣判她为非回教徒、取消她的信奉回教卡及将其身份证的宗教改为佛教。申请人是为了与一名在日本认识的伊朗籍中年男子结婚,而于1998年信奉回教,并于1999年与这名男子在大马注册结婚。可是,这名男子在婚后数个月不告而别。陈氏的代表律师以申请人在信奉回教后,不曾奉行与执行回教教义,也不曾祈祷的理由入稟法庭,申请回教高庭判决申请人脱离回教。‧2009.03.16



上一篇: 下一篇: